收藏本站|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首页 | 系所介绍 | 人员机构 | 师资队伍 | 学术科研 | 成果选编 | 本科教学 | 研究生教育 | 校友风采 | 招生信息 | 教师信箱 | 学生信箱
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晚报:常忆先生返乡时
来源:管理员 输入时间:2004-12-7  阅读次数:5577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按关键词查阅稿件
 2004年12月6日,星期一(GSM+8 北京时间)
今日版面
背影    
常忆先生返乡时
本报记者与陈省身大师的采访片断
本报记者 徐澜 2004-12-6

  今年4月,西湖的春天最沉醉。我与陈省身老先生这颗一直闪耀的数学之星在杭州、在嘉兴相遇相识。这位坐在轮椅上的智者除了行动不便,处处占了年轻人的上风。
  应浙大潘云鹤校长和浙大数学中心丘成桐主任的邀请,国际微分几何研究带头人陈省身先生于4月13日至26日来浙江大学访问讲学,并出席4月21日至23日在嘉兴、杭州交叉举行的首届西湖青年数学家论坛。由于钱报和浙大是共同的主办单位,所以,我们有幸在陈老住进西湖国宾馆的第二天,就采访了他。
  乡愁浇灌了他对浙江的爱
  在西湖国宾馆的客房里,刚好陈老午睡甫起,穿上一件西装,显得精神矍铄,脸上鲜有老人斑,眉眼传神。
  走过世界许多地方,尽管现已93岁高龄,尽管已经要靠后辈推轮椅代步,但陈省身院士还是每年争取至少出行一次,他透露年年来浙江,去年来过温州,家乡嘉兴就不高兴了,怎么能过家门而不入呢?
  陈老非常有家乡观念,尤其是年岁渐入九秩后,乡愁日浓,来家乡的次数几乎固定在每年至少一次,多数时候是到老家嘉兴,因为他兼着嘉兴学院名誉院长的职务。他对记者说:我和金庸都是嘉兴人,他是文人,我是搞理科的,我们是好朋友。
  浙大也与他有着解不开的缘分。陈老先后担任浙江大学名誉教授、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并在浙江大学设立了陈省身奖学金。
  我说的够写一篇文章吗
  “这次来浙大我有两场演讲,讲数学,不讲做人,讲做人其实很难,怎么讲呢?4月15日我在浙江大学数学中心演讲的题目为《六维球的复结构》,最近我解决了六维球的难题,这道题已经难了世人100年;16日我到浙大紫金港校区讲《万维微分方程》。你们不用来听,只要记住个题目就可以了,因为还是比较专业的。”(注:后来我们就真的听了他的话,没有去旁听)。
  那天,在陈老客房里畅谈了约半个小时,浙大数学中心副主任许宏伟教授敲门
  来看望陈先生,我们起身让坐,陈院士反应非常敏捷,委婉地扬起了送客的手掌:“我说的内容够你们写一篇文章了吗?那么,我们就告辞吧。”
  出了门,我们相视苦笑,哇塞,没想到“江南女记”被老先生“涮”了一回。
  在南湖的柔波里
  我与陈老的第二次见面,移到了嘉兴南湖。在4月20日首届西湖青年数学家论坛开幕式上,陈老是当然的主角,他的开场白就是妙语一串,一点不输后生小子:“由于我这个老头子的掺乎,这次青年论坛平均年龄一下子提高了10岁,刘克峰,你们损失不小哇。不过,我这次一定非常乐意奉陪到底,我要和年轻人一起到南湖上边坐船,边谈数学。”
  他思维的敏捷令我们吃惊,片言只语都是珠玑,而且中间没停顿,简直可以说“滔滔不绝”,省去了我们整理的麻烦:“1984年我从美国伯克莱数学科学研究所退休回国,有许多地方可以选择,但我想,搞数学研究不需要太热闹、交通便利的地方,南开大学是我母校,不算太闹,我就去了天津,办起了南开数学研究所。”
  “基础科学不可能永远是低潮,或者永远有高潮,也许只有当更多人认真重拾了这样的思想,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数学的美丽。”
  “读读大科学家的传记是必要的,就是对陶冶心情也会有好处。真正的学问是公平的,既不要自暴自弃,也不要自以为很了不起。”
  “与青年学生交流数学经验是次要的,做人道理更重要,教他们如何做个对祖国有用的人。中国在21世纪必将成为一个数学大国,这句话我说了30年,有记者称之是‘陈省身猜想’,我不管是不是,我只做数学,但数学的未来今后要靠10多岁、20多岁的年轻人。”
  陈老驾鹤仙逝——但他的种种逸事和故事,就像留给我们后人一本又玩世又烛世的常销书,会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再版。
  
  



Copyright © 2003-2018,浙江大学数学系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mathadmin@zju.edu.cn 邮编:310027 电话:0571-87953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