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首页 | 系所介绍 | 人员机构 | 师资队伍 | 学术科研 | 成果选编 | 本科教学 | 研究生教育 | 校友风采 | 招生信息 | 教师信箱 | 学生信箱
您的位置:首页 ->
王斯雷:怀念陈省身先生
来源:管理员 输入时间:2004-12-11  阅读次数:6956

王斯雷

 

   124日清晨,数学系教工外出冬游,上车时一位老师突然告诉我:陈先生去世了!这真是晴天霹雳,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怎么可能?自从陈先生定居南开,每逢节日,总要打电话向他致以节日的问候,并询问他的健康状况,他那底气十足的回答“我身体很好”总令人振奋!如今这无情的噩耗,真是太突然了!

    我有幸认识陈先生,是在1985年。当时我担任杭大数学系系主任,一心想把数学系搞上去。陈先生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中美建交以后,他为振兴我国现代数学,呕心沥血,不遗余力,每年都来中国亲自讲课,培养年青数学家,推动各项高水平的数学研究,杭大如能得到陈先生的指点和帮助,无疑将是非常荣幸的事情,但我当时不敢直接写信给陈先生,心想陈先生是大数学家,杭大又不是部属学校,我则更是无名小卒,贸然写信给他,恐怕不大会成功。一次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我把想法告诉了南开的侯自新教授,他说陈先生不仅学问好,而且平易近人,他愿意为我向陈先生转达杭大数学系的真诚邀请。想不到几个月后,陈先生和夫人就风尘仆仆专程来杭大数学系讲学和指导!学校领导十分重视陈先生的光临,向当时浙江省委李泽民书记作了汇报,李书记设宴招待陈先生和夫人。席间,陈先生对浙江数学的发展以及培养年青数学工作者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例如为了有效选拔人才,建议对在中学数学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可以通过适当的方式,免试进入杭大数学系,这一建议,李书记当场就接受了。

    陈先生第一次访问杭大,在杭州住了三天,他既亲自作了深入浅出的“关于纤维丛”的学术报告,又和师生们进行座谈,他勉励大家要做“好的数学”,即那些有深远意义,可以不断深入并能影响许多学科的数学课题。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十分重要的忠告。陈先生还鼓励我们不要老是在人家后面跟着做问题、想问题,要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和见解,其实他自己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的,正是这种光辉思想,他对整体微分几何的贡献,使美国的微分几何在二十世纪后半叶翻开了新的一页!

    1985年第一次访问杭大后,陈先生经常来杭大指导,学校领导感激万分。1995年杭大成立董事会,拟请陈先生任名誉董事长,要我征求陈先生意见。我在电话中说,杭大是所小学校,请先生任名誉董事长,实在是太委曲了!不料陈先生在电话中欣然同意,并说他对学校大小不介意,真使我们由衷地佩服!

    和美国的学术交流比较频繁,但限于经费,我经常不能去参加,陈先生的热心帮助使我获得了多次出访机会。1995年在和陈先生的一次谈话中,我说接到了美国Kenig教授的邀请函,想去参加1996年春在芝加哥大学举行的Calderon教授75岁生日的学术会议,但限于经费,大概是去不成了,陈先生随即以他自己的名义,邀请我先去柏克莱加州大学访问,同时又向芝大Maclane教授写信,不久Kenig教授就以芝大数学系的名义邀请我去做一个学术报告,这样就解决了经费的问题,但我深知,陈先生在其中为我做了许多的工作!在访问柏克莱期间,陈先生还让我使用他的办公室,并介绍我认识了一些教授,所有这一切,都使我对陈先生充满了感激之情!

    1997年暑,柏克莱数学研究所举行调和分析专题研讨会,又是在陈先生的帮助下,我参加了长达三个月的会议,回想这段时间,经常可以见到陈先生,向他讨教各种数学问题,相处非常愉快。临别前,陈先生邀我和我爱人去他家吃晚饭,他曾说起他这一生是很幸运的一生。就像《陈省身传》作者的说法:那是陈先生自己不断选择的结果,特别是在人生的转折关头,他做出了淡泊宁静,志存高远的正确选择,这些也正是我应当学习的地方!

    陈先生,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您!



Copyright © 2003-2018,浙江大学数学系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mathadmin@zju.edu.cn 邮编:310027 电话:0571-87953867